中经在线访谈

 
建言"大众创业":政策到位 不搞运动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到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个提法极大了鼓舞了数百万年轻人的创新和创业热情。如何实... 详细>>
本期嘉宾

倪邦文,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党委书记
白松涛,全国政协委员、共青团广西区委书记
俞敏洪, 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
刘月宁,全国政协委员、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欧美同学会副会长

王晶,全国政协委员、新大陆科技集团总裁
侯玉雯,全国人大代表、江西金海岸实业公司董事长

时间:2015年3月11日12:00

制作:国际部 主持人:李焱

访谈精粹
代表委员为青年创业支招解惑:"小而美、往前冲"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到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极大了鼓舞了年轻人的创新和创业热情,如何才能实现“创业梦”已经成为当下社会热点。相比“大而广”,“小而美”的创业...
倪邦文委员:政府学校企业应联手支持青年创业
在创业教育阶段,政府、学校、企业这三者要形成互动,政府可以给企业提供一些相应的优惠政策,让企业来吸纳学生实习实践,培养他,企业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把这个人培养成企业...
白松涛委员谈支持青年创业:政府应做好三件事
全国政协委员、共青团广西区委书记白松涛表示,当前青年创业存在三个方面问题,就是三个‘不’的问题,第一个‘不敢’,怕失败,第二个是‘不能’,没有钱,第三个是‘不会’,没...
俞敏洪谈支持青年创业:给个计划书 数百万就打过去了
俞敏洪认为,中国真正长久的创业发展,是依靠于创新的,应该鼓励年轻人以创新的姿态去创业。“年轻人创业的时候没钱,给我们一些计划书,二三百万人民币就打过去了”
刘月宁:艺术类毕业生创业还是盲区 应给予更多关注
近几年艺术学院毕业生也面临着就业问题,“中央音乐学院是精英教育,以前像我这个年代的时候都是很有需求的,公家都包了,能够分配,可是现在竞争这么激烈,我们专业跟市场的衔接...
王晶:创业最需要的不是政府“输血”
个人创业最需要的不是政府“输血”,而是降低创业“门槛”,营造宽松的经营环境。“放”与“管”有机结合,才是王道。
侯玉雯代表:创业仅仅为了赚钱 你可能赚不到钱
创业的目的是什么?我觉得创业应该是你为这个国家做了什么贡献,你的个人价值得到了多少体现,你能够为你的家族创造多少价值和荣誉。仅仅是为了赚钱?你可能赚不到钱。
俞敏洪:创业者要大胆往前冲 充分相信政府
针对云鸟同城配送COO何晓东提出的“可能会碰到一些政策的盲区的困惑”。俞敏洪建议,一个创业者要充分相信政府,大胆往前冲,只要不进监狱就可以。
俞敏洪谈女性创业:30多岁年龄刚好 切入点很关键
俞敏洪表示,35岁是一个刚刚好的年龄,因为这是女性最成熟、最有魅力的时候。对于女性创业,俞敏洪给出了两点建议。一是不要做大,一定要选好切入点,二是必须要持之以恒,不可急躁。
委员谈大众创业:农村青年种西瓜 一年挣三辆宝马
白松涛委员认为,一部分人对创业有一个误区,创业不仅仅是高科技、大数据、云计算等高科技领域,也包括那些传统领域,种西瓜一年也能种出两三辆宝马。俞敏洪与其观点不谋而合。
文字实录

  主持人:

  各位观众大家好,这里是中国经济网2015年全国两会系列访谈特别节目《中经两会之夜》,今年李克强总理作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多次提到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保证就业的重要抓手,也是中国经济提质、增效、升级的双引擎之一。  [03-11 12:22]

 

  主持人:

  今年,有一群年轻人在关注着政府工作报告,他们为梦想漂在北京,希望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打拼出一份属于自己的事业,甚至成为像马云、马化腾、李彦宏那样的成功人士,他们就是总理提到的“草根创业者”。今天我们的节目现场邀请到了六位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一起来探讨一下与创业相关的话题,我先来介绍一下他们。他们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党委书记倪邦文,欢迎您。  [03-11 12:29]

 

  倪邦文:

  大家好!  [03-11 12:30]

 

  主持人:

  全国政协委员、共青团广西区委书记白松涛,欢迎您。  [03-11 12:30]

 

  白松涛:

  大家好!  [03-11 12:30]

 

  主持人:

  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  [03-11 12:31]

 

  俞敏洪:

  大家好。  [03-11 12:31]

 

  主持人: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音乐学院教授、欧美同学会副会长刘月宁,欢迎您。  [03-11 12:32]

 

  刘月宁:

  大家好。  [03-11 12:32]

 

  主持人:

  全国政协委员、新大陆科技集团总裁王晶,欢迎您。  [03-11 12:32]

 

  王晶:

  大家好。  [03-11 12:43]

 

  主持人: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金海岸实业公司董事长侯玉雯,欢迎你。  [03-11 12:33]

 

  侯玉雯:

  大家好。  [03-11 12:33]

 

  主持人:

  同时在我们的观众席第一排也来了一些青年的创业者和创业团体,一会儿互动的环节我再一一把他们介绍给大家。第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咱们倪邦文书记,今年两会召开前的一个多月,我听说咱们共青团和青联界别的政协委员,围绕这个青年创业做了一项专项的调研。那么想请您介绍一下,咱们现在中国的创业群体大概有多大?在这个调研当中发现了哪些问题,有没有寻找到一些破解的思路?  [03-11 12:33]

 

  倪邦文:

  今年年初的1月份,全国政协共青团青联界别的一些委员,专门组织了三个组,到浙江、湖北、陕西三个省去调研,在调研过程当中,我们感觉到青年创业的需求非常的大,尤其现在国家创业环境越来越好,我们调研过程当中发现有这么几个问题,有这么几个方面,首先,如果创业当中碰到了难题,第一个是融资难的问题,因为资金是创业关键的环节,第二个问题是创业团队的经验问题,第三个是跟市场的对接,因为有些创业的项目,创业的一些想法可能好,但是真正跟市场对接起来,还是有相当的难度,第四个就是在创业过程当中,包括场地这些都是比较难的。但我们感觉欣慰的是,地方政府对于青年创业非常地重视,也出台了很多的政策,从中央到地方,从财政,从税收,从社会管理方方面面都给予了很大的支持。我觉得有一个很好的做法,在浙江发现,浙江团委组织了一批大学生创业者联盟,就是把创业的一些要素组合在一起,政府的,市场的,创业者的,投资的,风险投资等等方面,把这些要素,包括一些园区组合在一起,这个要素组合在一起,我觉得对于创业来讲,就提供了一些基本的交流和创造条件的机会。  [03-11 12:34]

 

  主持人:

  刚才我们也提到了青年创业,也是解决就业问题的一个重要的抓手,我们知道今年的高校毕业生大概有749万,应该说这个数字是又创了历史新高,那么我想问一下白书记,您以前担任过崇左市的常务副市长,现在又主管咱们自治区的共青团工作,您觉得在我们地方政府和地方的共青团组织角度来说,在促进创业保障就业方面,有哪些工作可以做呢,能不能结合您当地的情况给我们介绍一下?  [03-11 12:34]

 

  白松涛:

  在回答您这个问题之前,我也想谈谈青年创业当中存在的问题,我们总结当前青年创业方面存在三个问题,就是三个“不”的问题,第一个“不敢”,怕失败,第二个是“不能”,没有钱,第三个是“不会”,没技术。所以我就认为地方政府,包括我们共青团组织等等群团组织,就围绕破解三“不”问题来开展一些工作。比如说第一,我们要大力营造创业创新的氛围,引起全社会,包括党政部门,群团组织,包括社会各界、企业家等等方面的支持,支持青年人创业。我们去年就开展一个改革创业创新沙龙,进高校,进社区,进农村,这么一个三“进”的活动。把青年企业家、金融机构,包括政府官员、学者等等组织起来和创业青年进行面对面的交谈,聊天,有效解决了为青年答疑解惑加油鼓劲的作用,解决他“不敢”的问题。第二个就是搭建平台,比如说我们建立了很多青年创业创新孵化基地,也开展了一些青年创业创新大赛,电子商务创新大赛等等类似这样的大赛,一个是给青年提供这么一个平台、舞台,同时把这些风险投资机构等等引进来,包括风险投资基金,支持青年人的创业行为。第三个就是开展培训,针对青年创业当中,比如说农村青年创业,养猪的,养兔的,没有技术,我们就请一些专家给他讲课,集中起来,培训他,解决他创业“不会”的问题。同时我们通过创业创新沙龙,来解决青年管管理的问题,他不光是技术部会,他还缺管理方面的问题,管理的经验、教训等等,有效解决这三个“不”的问题,谢谢。  [03-11 12:34]

 

  主持人:

  刚才两位共青团系统的嘉宾给我们分享了他们的一些观点,下面想问问来自学校的嘉宾。刘老师,有一种说法,创业跟就业有一定的关系吗?有些人认为创业就是在就不了业的情况下的一种无奈下的选择,您怎么评价这样的创业观,这样的创业能成功吗?  [03-11 12:36]

 

  刘月宁:

  其实我觉得,因为我是来自中央音乐学院,我们是精英教育,我们中央音乐学院是精英教育,近几年其实我们中央音乐学院业面临着这样一个瓶颈,确实我们的毕业生培养出来了以后,以前像我这个年代的时候都是很有需求的,公家都包了,能够分配,可是现在竞争这么激烈,市场跟我们专业的衔接,其实现在有一点点出入,所以我们毕业生是很高端的,但是接地气确实是有一定距离,所以包括这几年,我们创立的在孔子学院总部支持下的音乐孔子学院,也是为了解决我们高端的人才,把中国的音乐文化向国际的教育和海外文化传播这个领域来拓展,也是为了进一步地从体制内,来解决我们的就业问题。  [03-11 12:39]

 

  刘月宁:

  但是真正到创业,我觉得艺术这方面的创业,我觉得是个盲区,虽然我们有很深入的研究这个问题,但是我有一些体会,和我身边的这些学生们毕业了以后,他们的去向,包括他们的困惑,其实我觉得现在的艺术的创业,其实可能还是个盲区,还不是起步阶段,所以我是觉得我来到这儿想呼吁一下,能够对我们艺术创业,企业家们有更多的支持,作为指导来说,我觉得我们中央音乐学院的课程,包括全国艺术院校的课程,也需要对于就业创业,给予一些课程的指导,所以今年我针对留学这个方面做了一个提案,这个提案能够建立一个留学人员回国以后,他们面临着一个创业的问题,我们艺术教育,包括专业方面不是大众,但也需要素质教育,全民整体素质提高,还是需要一些先进的理念,来引进来的。所以今年我提这个提案,是否能在欧美同学会这样的机构设立一个体制内外的平台,能让这些优秀艺术的留学生们,能有个新的路径来发展,来创业。  [03-11 12:41]

 

  主持人:

  刘老师,刚才咱们共青团和学校的嘉宾都分享了他们的观点,还有其他的三位嘉宾都是企业家,他们曾经也都是“创客”,我相信他们的观点对我们很有启发,首先问问俞敏洪俞老师,您以前一直被称作叫“留学教父”,也是创业的典范,但是据我们了解,去年年底您又再度创业,跟投行家盛希泰一起创立了一家天使投资基金,成为了咱们大学生的创业导师和天使投资人。前几天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接触的大学生创业项目,99%没创意”,它的原因是什么,大学生的创业能力不够,还是说我们现在市场环境有问题?  [03-11 12:42]

 

  俞敏洪:

  两个不同的问题,第一个就是有关创业的,其实我觉得首先创业是一种精神,创业不是一种现实,不是说你做成事情了才叫创业,就我本人而言,从北大这个安逸的环境出来以后,其实到今天为止,二十多年我一直在面临着各种创业,即使在新东方内部也要做大量的创业,你看新东方的模式的改变,商业模式的改变,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来到以后,你要重新再进行改变,组织结构的改变,实际上每一次改变都是一种创业,在改变过程中如果你没做好,不管多大公司最后都会倒闭,你看柯达没了,诺基亚没了,就是证明,创业精神对于一个做事情的企业家来说,也是始终一贯的精神。  [03-11 12:44]

 

  俞敏洪:

  第二个我觉得除了在机制内创新创业以外,我本人也是非常愿意去尝试各种新的挑战,也是为了追上时代,跟上时代的追求,比如像你说的,不久前我成立的天使基金,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我觉得像我们这个年龄的人,要把所有世界新的东西,自己去学到手是非常难的,你就要有个办法去向年轻人学习,你凭空去学是学不到的,所以要跟他有个紧密的纽带,就是我刚才说的,年轻人他们有思想,有激情,有突破,那么我们这些人有资源,有钱。通过这个纽带,你就可以接触各种新项目、新思想,使你自己不会变老,反过来我可以把学到的用到新东方的创新上。  [03-11 12:46]

  俞敏洪:

 

  你刚才提到的第二个问题,就是创业95%都失败的一个比例,其实我还说少了,创业95%以上都失败。但是失败并不影响整个创业的大潮,理由非常简单,即使在美国,商业机制等等一切都非常成熟的前提下,他的创业项目也有95%都是失败的。所以并不是说,因为95%都失败了,所以我们就不去创业。95%以上的创业项目中间,依然有一大半是没有任何创新的,基本上是模仿拷贝,因为中国是一个消费市场很大,人群很大,所以你做的什么东西稍微有点像样,被人拷贝了也能生存下来,自己能生存下来这样的状态。那么未来我觉得中国真正长久的创业发展,是依靠于创新的,所以我觉得应该现在更加鼓励年轻人,以创新的姿态,尤其是能够给某个领域带来本质的改变的这样的创业项目为主导,去做这样的创业,另外国家也要经过筛选,挑出这样的项目来,给予资金上的和其他资源上的支持,就是真正用行动来鼓励创新型的创业,当然不创新型的创业我们也要鼓励,因为它带动就业,带动经济发展,推动社会前进,让我们鼓励农民做个体户,最后也带动了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现在中国的民营企业,国民经济总值70%应该是民营企业来的,所以我觉得两个都有好处。  [03-11 12:46]

 

  主持人:

  王董我们了解到咱们新大陆集团在创立之初,时任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曾经给予了很多的鼓励和支持。那么就今时今日来看,您认为创新企业它最需要政府做的是什么,是给输血?还是给环境?还是给政策?您怎么看?  [03-11 12:48]

 

  王晶:

  作为新大陆公司来说,我觉得我们蛮有福气的。当时我们创业的时候,习近平总书记时任市委书记,所以当我们两个创始人去找他汇报,我们想要创业,我们创业的目的是要通过创新解决科技成果快速商品化的难题。因为当时的环境,我们国家的科技成果的产业化,商品化是非常的弱,我们这些从研究所走出来的科技人员,要通过创业来实现抱负。  [03-11 12:50]

 

  王晶:

  当时总书记鼓励我们,第一这条路非常艰难,创业也好,创新也好,都非常的难,无论你们碰到多少困难都要坚持下去。我们这么多年走过来,新大陆主要靠创新引领,我们坚持在国内信息技术领域,在环保领域的技术空白点,行业应用的空白点上创新,我们的创新应用于各行各业。在这过程中,我们企业成长起来了,而且企业发展的过程,正好跟国家这么多年的政策相关。这几年我们的信息技术快速发展和应用,国家也越来越重视环保。新大陆的发展证明了,科技创新对整个社会的进步,科技的进步是有巨大的推动力的。  [03-11 12:52]

 

  王晶:

  从我们自己企业走过的路体会到,其实政府最重要的不是给你输血,而是政府要懂得,把你面前有意设的门槛挪开。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谈到,要以政府权利的减法来换取社会创业活力的乘法。我觉得有道理,但实际上政府真的不是要给企业输血,给你多少钱,最重要的是要营造一个公平的环境,让企业在创业的过程中,不要受到很多人为的干扰,让企业领导人的精力不要放在这种非经营因素上,用于跟政府的很多部门去打交道。所以我想最重要的还是政策,宽松的环境。  [03-11 12:52]

 

  王晶:

  第二个刚才广西的白委员也谈到,政府很重要的是要对创业者的引导,因为现在很多创业者一腔热血,我从哪儿走,我怎么走,我可能会失败在哪里,政府应该出来引导他们,告诉他们,从成功者的这些经验看,哪些路要小心,特别是创业者要注意的问题是什么,还有他们要走的方向是不是符合现在国家的大方向,这是第二个方面。  [03-11 12:53]

 

  王晶:

  第三个方面政府要帮助企业研究,现在阻碍企业,或者阻碍这些创业者成功的因素是什么。把这些因素找出来,然后去帮助企业快速成长。因为刚才俞总也在谈,他们新东方一直在创业,我们也是,新大陆下属二十多家公司,每家公司都是从零开始创业,一直坚持科技创新和成果应用。所以我们的体会是,政府的作用非常重要,政府还应该在大的方向去引导,营造更宽松,更公平的环境。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放”与“管”有机结合才是王道。  [03-11 12:53]

 

  主持人:

  王总的意思就是说不要输血,要环境。我们再问一下侯董,据我们了解,您大约20年前因为下岗,走上了创业之路,在十多年前,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有一期以“一个叫雯雯的女人”来报道您的事迹,说您自主创业,而且带动了很多下岗的姐妹们一起再就业。那么下岗后创业的过程中,一定也遇到过很多的困难,甚至说是绝境,您是怎么调整心态或者转变经营,来闯过这些难关的,跟我们分享一下,我们有很多创业者很希望听到。  [03-11 12:53]

 

  侯玉雯:

  大家好,其实我是下岗之后从卖冰棍开始,摆个小冰棍摊,慢慢再开小餐馆,餐馆做大之后又做娱乐,娱乐之后又开酒店,是慢慢慢慢一步一步走来的,其实说任何一位创业者,在当中都会遇到很多的问题。  [03-11 12:55]

  侯玉雯:

 

  那么就我来说,倒不是说我的经验和管理的问题,我觉得管理不是最大的问题,管理在于你用心,你用心了,这个事就能做成,我从来没学过管理,我到现在没有学过真真实实的按规章来做管理,但是我觉得用心了,永远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是管理当中没有创业的,现在创业的年轻人说我没做过事,我觉得任何事我都没有做过,开酒店业我没开过,开茶馆我也没开过,但是我都成功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心态的问题。  [03-11 12:55]

 

  侯玉雯:

  第二个我觉得更重要的,我那时候更惨的应该是资金的问题,比如说我们开酒店的时候,当时没想到做那么大,结果装修一下,这钱像沙子一样的流进去了,就比我们想象中花的钱多很多,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你的定力,我坚持,我只有咬牙,那时候都快崩溃了,那时候也不知道找银行,怎么要钱,因为银行必须要有抵押物,才可以找到钱,所以说那时候是最难的,到处去借钱,现在条件好多了,政府也给了很多资金上的支持。  [03-11 12:56]

 

  侯玉雯:

  我觉得创业者第一就要坚持,坚持才是最大的胜利,不要有一点点问题,就放弃了,就不做了,我觉得坚持是很主要的,在创业里面,我认为这是坚持,初心不改。  [03-11 12:59]

 

  侯玉雯:

  第二个我觉得现在的创业,我倒是提醒年轻人,不要觉得我自己想什么做,就投钱投进去,结果现在的社会你这样去投钱,很容易失败,可能会颗粒无收。我觉得创业还有另外一种途经,就像我单位的员工,我们的管理层现在也是我的股东。因为他利用企业的平台,同样能挣钱,在公司又可以赚得工资。企业做得好他还有分红,我觉得创业有很多种,你可以跟你的老板共同创业,你也可以跟你的朋友们一起共同创业,靠个人单打独斗,风险是非常大的。

 

  还有我就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特别是我的孩子也是从国外留学回来,我发现有一个问题,他有很多的想法,自己能够创业,他不接我的班,他要证明他自己他社会的价值,不是靠父母,是靠他自己。那么还有更多的留学回来的年轻人,高不成低不就,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我觉得我们政府的主导影响,我要跟俞总也要这样商量,在出国留学他学习的时候,就要灌输一种思想,灌输什么思想,你创业的思想,你来到这个世界要创造的价值是什么,不是为了赚多少钱,我觉得赚钱,有一些现在说像富二代,家里有钱的,他可以不创业,创业的目的是什么?我觉得创业应该是你为这个国家做了什么贡献,你的个人价值得到了多少体现,你能够为你的家族创造多少价值和荣誉。

 

  我觉得创业的这种思路一定要分清楚,你为什么要创业?仅仅是为了赚钱?你可能赚不到钱。如果我是为了让我的家族,我的生活更好,我在社会上的能力得到充分的展现,在我短暂的生命里面,像烟花一样我总能绚丽一把,带着这样的精神去创业,那么你就会沉淀下来,我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够扎根,真正踏下心来,越扎越深,你的发展机会就会越大。我想对年轻业者说,真真实实扎下根来,千万别气馁。  [03-11 12:59]

 

  主持人:

  侯总的观点也代表了一部分人,他们觉得我们现在鼓励大家大众创业,也有一些担忧,就是怕年轻人一窝蜂运动式的去搞创业,这样会带来一些效果,因为毕竟创业是存在一定风险,创业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降低风险?创业者和政府部门应该有哪些工作要做,这个大家有什么观点?倪书记,您先说说我们创业需要什么样的教育?  [03-11 13:03]

 

  倪邦文:

  我觉得青年现在最需要创业的环境,我觉得是在高校里头,首先我不支持所有的学生都一窝蜂的去创业,因为这不可能,这是第一个前提。第二个在高校里头首先要有针对性的因材施教,对于有创业意愿的人,对他们进行一些创业的教育。我觉得创业教育可能主要要侧重几个,第一要有创业的意识,就像刚才俞总讲的,你这个人没这个想法没这个意识,不行。第二个是创业的精神,刚才侯总讲到了,企业家对于市场敏锐的把握,对于事业的坚持,对于吃苦精神的执着等等等等。如果不具备这些东西,那就不具备创业的精神。第三个创业精神的素质和能力,这是需要学校、老师给予指导的。我也曾经考察过国外一些创新教育,包括加拿大,政府提供的是什么?在创业教育阶段,政府、学校、企业这三者要形成互动,政府可以给企业提供一个相应的一些优惠政策,让企业来吸纳学生实习、实践,培养他,企业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把这个人培养成我企业所需要的人才,或者说他容纳不了那么多的人才,他可以根据他的企业需求,按一些方法要求来引导学生,这样的话,学生经过实习实践回到学校再走上社会,到另外一家企业,到另外一家公司,都可能做,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另外一个,我觉得创业的形式确实是多种多样的,创业的领域也多种多样的,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年轻人创业,千万不要一窝蜂,也千万不要涌到一个领域里头去。我这次调研也发现了,很多年轻人都涌到互联网创业里头去,都是互联网,当然可能互联网相对来讲成本要低一些,他有一个想法马上可以做,所以我觉得这方面,我们的青年创业需要考虑的。我注意这到次李克强总理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对于大学生们专门提出三个,重点培养学生的社会责任感,第二是创新的精神,第三是实践的能力,我觉得恰恰这几个正是我们创业所需要的一些基本的要素,谢谢。  [03-11 13:03]

 

  主持人:

  其他几位有什么补充?  [03-11 13:04]

 

  俞敏洪:

  我想说就国家有关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来说,首先我非常同意你刚才说的不能把它当作一个运动,其次我觉得国家制造大环境大氛围就行,千万不要插手,就是不要再去建一个孵化基地,哪儿弄一栋楼出来,哪儿又给什么地方政府一笔钱,让他们去支持地方青年创业,这些东西一般来说不经过市场规律的行为,尽管会产生一定的效果,但是资源浪费是非常严重的。关键是国家的政策要把控到位,比如说我举个简单例子,现在中国的天使基金跟美国相比,那还差了不止多少倍,现在中国做天使资金就是四五百人,在美国大概是两三万人,我觉得做天使基金就是支持创业的,比如说年轻人创业的时候没钱,给我们一些计划书,我们二三百万人民币就打过去了。常常有的时候一个月以后他们把钱花完了也就没了,但是我们还在给,为什么呢?他总要有人做成的,他只要有几个做成的,后续的资金就可以继续打。这里面国家怎么支持,不能光喊说,我们支持大家进入天使基金,实实在在的为天使资金少交税。如果说别的投资基金收益20%要交税的话,天使资金就10%、5%,那我们这些人就更加愿意把钱放到天使基金,那实际上就取代了国家那种经济负担,帮助国家支持了创业项目。而且一旦被我们这些人所看上的项目,或多或少比较靠谱。那些不靠谱的项目我们就可以劝这些学生,你们继续回去上学好不好,这个我们不会给你投钱,但是只要我们愿意哪怕给十万,说明这个东西有点戏,我们愿意丢这个钱,你想国家为什么不利于我们这些已经做企业成功人的热情,来支持年轻人去做。所以我觉得中国有句话叫打蛇打七寸,政府的政策一定要把握最关键的,能够使这件事可以持续下去的点来做,而不是说产业去口号,大家跟着走一走,最后大学要拿钱出来,政府也拿钱出来,最后弄得大学校长不知道钱从什么地方来,但是不做,上面又说你怎么不鼓励学生创业,我们的邦文书记就会陷入困境。  [03-11 13:04]

 

  白松涛:

  这个我还是要说一下,关于刚才两位委员讲到政府支持青年创业,创新创业孵化基地的事,前年我在美国波斯顿,波斯顿号称世界的创业中心,我也参观了一个类似于我们国内的创业创新的孵化基地,它是把全世界想创新的青年,挑选一批优秀的,集中到一个场地,也就是一层楼,面积很大,他把创业的青年分成六个阶段,每个阶段他给不同的辅导,免水电费的,也孵化出很多成功的项目来,我也看到包括互联网的一些项目,还是要适当的支持青年的创业孵化基地,为什么要支持?因为首先开班费你解决不了,刚刚我讲到“不能”的问题,没有钱嘛,那么我们如果一创业,就给我免场地的租金,免水电费,我就解决了一点问题,至少我自己筹一点生活费,几个志同道合的人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人去创业。当然我也同意你的意见,不要一窝蜂,每个县建多少,每个市建多少,这也不科学,不合理。但是还是要有适当的这样的地方,能够给这些创业青年提供免费的房租、水电费的办公场所,支持他们创业。  [03-11 13:05]

 

  主持人:

  好,谢谢白书记。  [03-11 13:06]

 

  侯玉雯:

  我觉得创业还有一个,现在有很多的培训,我觉得培训里面可以学到很多创业的知识,我觉得现在在创业之前不仅有冲动,更要学一些知识,我觉得这些知识在我们学校里是学不到的,可以组织企业家们,有过创业经验的人去分享,我这个该怎么做,遇到什么问题,你可以去问这些已经做过的企业家们,我觉得这一点上,应该是做一个平台,让更多的人参与互动分享,我觉得可以少走一些弯路,因为我们是走过弯路过来的人,特别心疼这点钱打水漂了,真的是可惜了。  [03-11 13:06]

 

  主持人:我们今天请了7位青年创业典型的代表,来跟我们大家互动,也都是我们的年轻“创客”,我们下面就进入互动环节。今天我们节目现场请到了一些青年代表,就是“创客”,他们给我们分享一下创业过程中的心路历程和创业故事,有什么问题也会抛给我们台上的几位代表委员,我们一起来寻找答案,现在就有请第一位,“人人湘”的总经理李明俊先生,明俊,您好,来,介绍一下自己。

 

  李明俊:大家好,我们的“人人湘”是一家做餐饮O2O的互联网公司,像刚才委员讲到说,可能现在有很多的年轻人在做互联网的项目,我们是相反的,团队大部分成员都是之前在互联网公司工作,现在从互联网公司出来,深入到一些传统的行业里面去做,在传统行业当中,将互联网之前一些产品思维和它去结合,做一些创新的事,我们做了什么东西,可能在当前这个时代背景之下,人们消费的观念在发生着变化,大家会更愿意去吃到更高品质的食物,不再去接触到什么地沟油或者添加剂。

 

  那么另外一方面,大家消费的方式也在发生着改变,包括我们大家都熟悉的,像之前大家打车要到路边打,现在通过手机下单支付,就很方便的到路边去等了。我们在北京做了湖南米粉店,我们是原汁原味的,很正宗的湖南米粉,我们把很本土的东西带到北京,带到大都市,同时自己开发用户端,用户点餐、下单到支付,以及整套餐饮管理系统,我们其实都是把它做到了移动互联网端,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在这个时代背景之下,去引导大家用一种新的经营理念,重新的去看待传统行业的经营。在这里其实也有一个问题,刚才各位代表讲到了互联网创业,讲到了孵化池,其实对于我们这样的公司,可能会有很多这样的创业团队,我们从互联网到餐饮行业的时候,其实我们会面临很多传统行业固有的一些东西。比如说我们要有自己的门店,我们在去找门店的时候,其实遇到了很多的困难,尤其是北京什么成本都很高,并且在开店过程当中,其实需要和政府的很多部门去打交道,什么食品卫生、环评、消防、税务、工商,一大堆。

 

  我想问各位代表,就是在政府去鼓励创业的过程当中,有没有能够去给我们这样的创业公司,去开放这样的一个平台或者一个接口,能够让我们这样的创业公司,在改变传统行业的公司,能够有快速通道,能够减少手续、程序,能够快速的去做事,而不是纠结在这样的程序当中,谢谢!

 

  俞敏洪:首先是人人湘跟我还有一定的关系,我的基金投了他的餐饮,其实你说的这个问题,我原来全碰到过,我开教学点,尽管不如开饭店复杂,但是其过程是一模一样的,那解决的办法,我觉得未来国家随着创业形势的变好,一定会有这样的部门愿意配合,做的越来越好,但是现在想要有这样一个部门,把所有问题解决掉了,还是没有什么大的希望,希望你向我学习,找一个你把这些事情全部做完的人,作为你的管理者去做这个事情。

 

  当初我找的谁呢?当初我找的是一个下岗女工,很有点像我们侯玉雯女士这样做事情很有条理,又对社会很了解,但是她又很有韧劲,就是你不给我政策我不走,只要你有合法经营,到最后这些政策一般来说应该都能下来,因为你要开一家店,尤其饭店,有很多卫生条件什么的。

 

  另外关于找地方,比如说房租比较贵,这件事情我是倒过来想的,因为贵的地方,人流多的地方,如果你的食品品质足够好的话,一定是优质优价的产品就会出现,就是我们绝对不要做这样一件事情,就是地方便宜,最后我的利润率也低,但是我还能经营下去,这件事情做不下去的,一定是找好地方,拿出好的形象,好的品质,比如说你开在新东方楼下,新东方人多出了两块钱买一碗人人湘的这种优质米粉,我觉得这没有人会在乎,我多出二十块钱都不会在乎,关键是要好吃,要干净,所以这个思维是两种不同的思维,就是你不要拿在小镇上做生意的思维拿到北京来做,你知道吗?大概我就是这两个建议,谢谢。

 

  主持人:今天早知道你要来的话我们中午就不应该定盒饭了,就由你来提供了。好,我们下一位的创业代表,是长江传媒新媒体工作室总监付博文,博文。

 

  付博文:大家好,特别有意思,我跟俞老师有关系,我原来是他的员工,新东方的老师。

 

  主持人:有创业基因是吧?

 

  俞敏洪:新东方现在出来创业的有五六百个员工和老师,和管理者出去创业,而且很有意思的是新东方的出去创业的公司很少倒闭。

 

  主持人:它成功率比较高。

 

  俞敏洪:真的是,希望你能够做成功。

 

  付博文:好好,一定。我做新媒体这块,去年号称是新媒体的元年,视频的元年,我们在做的是把我们认为比较靠谱的想法还有视频拍出来,作为内容的制造商,不是平台,包括我们在谈项目的时候,包括做实际操作的时候,会发现天使基金更关注公司的股权,但它对于一个项目的合作总是很暧昧的状态,因为他总觉得项目能怎么样呢,因为有些时候投资这块,他们会觉得项目的可投性不大,但是公司可以。我觉得就是一个很矛盾的事情,因为对于我们来说,不想把特别多的股权让出去,这样会造成一个谁拍板的问题,或者是我给你意见的问题。因为有些时候在我给你意见的情况下,和我们想的是不一样的,但我们有些人会很坚持我们的东西,不知道天使有没有这个意愿,包括投资这一块,包括政府这一块,我们更希望先把项目做起来,然后我们再往后谈,包括什么公司,什么股权乱七八糟这些东西,现在我不知道咱们投资,包括俞总对项目这块您是怎么看的,怎么评估?

 

  俞敏洪:看来这个问题又是我回答的,我想说的是投资项目其实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它上面有个载体,你的项目就是你跟你的合伙人两个人在做一件事情,没有任何的法律保障,只是你们说我们两个做了一个项目,我要投进去,其实它有没有结构上的保障,项目原则上背后有公司,哪怕是一个小公司,这样的话实际上有了一个我投进去到底权益在什么地方的问题可以解决。纯粹的项目就变成了不是投资,就变成了合作,比如说你这个项目确实比较不错,我们投资以后这个项目最后可以卖出去,我们可以先商量好,卖出去以后,我们分多少,你能分多少再继续做,否则的话你项目做大了也不是公司,到最后你还得回过头来做公司。所以我的建议是,把项目依托在公司这个组织架构中间去做,这样投资它就不是问题,对于投资者来说,一般来说投资它有两个方向,一个是这个公司确实投大了能够上市,这是投资者最希望做到的,但另外一个项目最后它能够值钱,值钱以后即使你不上市,但是它可以卖到,比如说跟某个大公司合作,或者卖到大公司中间去,它也有投资的回收系统,大概就是这两个方向。

 

  我觉得其实做项目,找投资的时候,更在乎这件事情做的确实“小而美的”,而不是“大而广的”,所以你说的做内容而不是做平台,这个事情本身就比较靠谱。大概我就这个意思,谢谢。

 

  主持人:其他嘉宾有没有补充?没有补充我们就下一位,下一位是青年菜君联合创始人任牧。任牧,你是在大学期间是优秀的辨手,你的发言一定是非常地简练。

  任牧:是这样的,我先大概介绍一下青年菜君,青年菜君是在2014年的年初,我们三个大学同学,就挺像俞老师这样,大概做到2014年5月份的时候,我们参加了一个节目,刚好俞老师是评委,就是在那个节目上,俞老师给我们很高的评价,那也是我们第一次获得了所谓的企业家或者投资方的认可,从这个层面我其实想通过我的经历说明一件事情,作为一个创业者很多时候虽然我们很多想法,虽然我们也雄心勃勃,但其实我们不知道我们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因为很多时候我们总能够感觉到来自身边各种各样的压力,会有很多人质疑你说,你看你放弃了高薪,放弃了很多的机会成本,你值得吗?其实恰恰是那样一次活动,我们第一次面对很有经验的企业家和投资人,他们对我们的项目有了一个足够的认可,才真正坚定了我们的信心。

 

  那我们做的事是什么事?其实我们提供的是一个O2O生鲜,最后一公里的解决方案,我们做了两个部分的创新,其中一个创新是通过用户提前在线上进行预定支付,并且根据用户的定单去进行采购生产,保证用户拿到的食材全部都是当天的,新鲜的,并且我们降低了,由于库存所导致的损耗,这个对于传统生鲜行业来讲是一个非常头大的事,从这点的创新上,我们可以给消费者解决至少降低30%成本的问题,第二个就是通过用户自提的方式取代了生鲜的择配,让用户在自己家楼下,我们开设了择配店,就可以把我们提供的半成品的菜拿回家,这样一个简单的举措也可以给用户平均每餐每顿晚餐,至少节约大概30块钱的所谓的择配成本,其实说白了,我们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做让老百姓吃得起,解决日常晚餐的半成品菜,方便菜。其实我有一个问题,我们也知道,无论是从政府层面,还是从各个机构的层面,提出了很多的政策,这些政策包括方方面面,可是很多时候对于创业者,因为我们可能更多精力关注在公司本身,我们是没有一个统一的渠道去了解各方面的政策,比如说我们需要去办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会很抓瞎,我不知道这个事情该找哪个部门,从哪些渠道去获取相应的知识,有没有比如说对于青年创业者的扶持政策,我特别想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应该怎么办?是这样的,谢谢!

 

  倪邦文:你提的问题很好,因为确实创业者都面临这么一个问题,实际上我们现在国家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创业政策都很多,鼓励青年创业有很多文件出台,但是来自于不同的方面,财政、税务、人力社保部门,需要缴社保基金的,需要税务的,需要方方面面,这些政策有些是几家部委联合出台,有些是某一个部门单独出台的,政策应该说相对系统,但又是很碎片化,因为毕竟来自不同部门,缺乏一个整体的统一协调的机构。我们现在还在呼吁,希望出台一个专门促进青年创业的法律。同时我觉得确实也还需要相应的机构,我刚才举到一个例子,创业者联盟,可以把政府、市场、企业、创业者,包括投资基金,方方面面把它组合在一起,把这个要素组合在一起,我觉得就我们这些政策的获取,可能有个公共的平台了。

 

  王晶:因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有写到,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以及建立公共平台双引擎,讲得很清楚。那实际公众平台,其中包括为创业者提供的平台,以及我们从科技角度来说,它是科技创新转化的一些孵化平台,所以我觉得应该各地政府如果在这个大的背景下,我觉得应该会考虑到在给创新跟创业的人去提供怎么有利于支撑的平台,但眼前仍然是一个转换的过程,所以现在创业者可能碰到的困难都是共同的,因为每一个企业它的能力,它的资源都是有限的,所以说它可能要做重复的工作,但是公共平台大了以后,就是把碎片化的一些各种资源整合到平台上,为创业者服务,所以我觉得应该这个时间不会很长吧。  

 

  侯玉雯:插一句话,您说的每天是最新鲜的,别人在网上预定,菜品半成品先要择,你没有统一的采购,你的采购成本是比较贵的,因为量不够大,你的采购成本是比较贵的。第二个,你的人工成本肯定也不会便宜,你还要请人来择是吗?如果说你要保持利润,我们做投资也好,我们是要利润为导向,如果不做利润你再有想法为利润,那是不行的,你坚持不下去的,我想问一下,如果有机器的话,你的利润应该有一些是可以的是吧?好,谢谢。

 

  俞敏洪:后来拿到A轮融资了吧?

 

  任牧:我们拿了三个。

 

  俞敏洪:已经拿到第三轮了是吧?

 

  任牧:对对对。

 

  俞敏洪:你的任务量从去年我见你到现在翻了多少倍了?

 

  任牧:翻了好多倍了,因为去年5月份的时候我们刚刚只有一个点,现在我们在北京,截止到这个月底我们已经有50个。

 

  俞敏洪:应该已经有集中配送中心了是吧?

 

  任牧:对,我们现在有一千八百。

 

  俞敏洪:别的城市你去了吗?

 

  任牧:其他城市还没有。

 

  俞敏洪:还没有。其实那次来了就特别想找你去投资,但是当时我手下还没有基金,到时候如果再有融的时候找我一下。

 

  任牧:其实我们跟洪泰基金业也沟通过,跟泰格也沟通过,我们现在这个阶段已经过了。

 

  俞敏洪:是的,所以我说找我们,我用别的大基金来给你投。

 

  任牧:谢谢俞老师。

 

  主持人:任牧,我还给你带了一份礼物,这个是我们前段时间经济日报对你们的报道,青年菜君温情到家。

 

  任牧:谢谢,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我们来请下一位的创业代表。有请幸知在线CEO,情感私董会创始人潘幸知。

 

  潘幸知:各位好,我是做幸知在线情感咨询的,那可能这个也是移动互联网上面的一个服务,那这个幸知在线情感咨询是依托微信公众号,就是我自己个人的名字潘幸知作为基础,来展的项目,因为一开始的时候,我们问情感问题的人比较多,就逐渐建立了有50个咨询师的平台,为全国各地,包括海内外华人,提供在线的一些情感服务,我们的创新点就是说所有一切我们都是通过在线完成的,那线下的这个心理咨询业务现在有一些问题在,就是比如说他没有办法去完成24小时的贴身情感陪护,比如说二线三线城市的女性或者说男性,他在小城市没有这么好的资源,他到北京来,包括有路费,有各种方面的费用,对他们来讲是没有办法去承受的,所以我们做的这个事情,第一就是为了推动中国女性的情感咨询进程,第二点就是让用户在享受到心理咨询、情感咨询服务的同时,让他能够非常廉价的去享受心灵SPA的这个过程,而且我们不断的在帮助用户去树立这样一个观点跟理念,就是说你心灵SPA的过程,跟你在平常的做身体上的SPA过程是同样重要的,我觉得我们在辅导这个市场,也就是说现在我们有86.5%的女性,是第一次来参与情感咨询的服务,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蓝海市场。我们现在的话,整个圈子大概能覆盖到的是百万人群,有着30万的精准用户,我们现在已经做到了线下,大概做了10年的心理咨询机构业务量,每个月的业务量五分之一,大概目前是这样的一个状况。所以我的问题是,就是说基于个人品牌传播,加社交媒体影响力,形成这样小而美的,虽然我做的还是平台,大家对这个前程,前景看法是什么样的,另外希望能够得到俞总的投资,谢谢。

 

  俞敏洪:首先我觉得有这样的一个平台,面对女性的心理咨询平台,精神鼓励平台是特别特别重要的,因为就我所知,在20岁以后的女性一直到50岁之间,在中国目前都有非常强大精神方面的紧张和心理压力,家庭方面的,工作方面的,多方面的,因为新东方有很多刚好这个年龄段的女员工我能够感觉出来。另外一个我想问的问题是,当你面对越来越多的,比如说女性来到你心灵咨询家园的时候,你的咨询方式是通过什么来进行,是通过人的方式,还是通过某种,比如说分主题可以点播的方式,我觉得凡是心理咨询和心灵知识,至少要用语音的方式而且是实时的,两个活人在那交谈才能起到比较好的作用,如果这种方式最有效的话,你这方面的心理咨询的老师,也就是说咨询员量有多少,成本有多大?这是你这个模式能够做下去的一个关键点,实际上。

 

  潘幸知:我们现在线上已经开始做的咨询师职位,还没有在我们线下是不涉及到群众的服务,另外现有的方式,一个是电话咨询,一个是视频咨询,还有也有一部分的面询,面询主要在北京,我们也跟机构来做这样一个事情。

 

  俞敏洪:我比较建议你把它搭建成一个平台,基本上就是说你是相当于一个中介机构,设定一个中介的标准,所谓的中介标准就是咨询的标准,另一方面让咨询师,就是自己来用你的平台,这些女性也自动来寻找她自己所希望碰上的咨询师,让咨询师和客户,也就是说这些女性本身来约定,到底在线上还是线下,是语音还是视频,这个由他们来决定。你现在任务是把握好这种咨询的品质,并且用你的平台来提供大量的,不需要咨询师的精神SPA和心理SPA的内容,使女性客户越来越聚集,当你女性客户聚集到如果有一百万经常来使用你心理咨询平台,我觉得不管是人人湘还是青年菜君,都可以在你上面做广告了,你就活下去了已经。

 

  潘幸知:我们现在已经在养活员工的基础上有了盈利,我觉得这一点还是挺骄傲的。

 

  俞敏洪:线上模式是算对了,我觉得因为咨询师和客户之间,通过你平台的接触,可能是一个咨询师人数和女性人数,不管怎么增长,它都是可以互相服务的模式,如果你自己有咨询师,咨询师都是你的员工的话,这个模式可能做不下去。

 

  潘幸知:我们现在所有的咨询师都是兼职的,就是在线全国各地。

 

  俞敏洪:是,很好。

 

  主持人:幸知,我觉得你们在这个目标客户定位上不要歧视男性,我们男同胞也需要心理咨询的,特别是我们跑两会的男记者,压力很大的。

 

  潘幸知:其实我们没有歧视男性,男女都可以,但是现实问题是男性比例是4.7%,其他全部都是女性。

 

  俞敏洪:我觉得男同胞就自我安慰,完了以后安慰不了就自我了断了就算了。

 

  主持人:好,来,我们请下一位我们赞赏社交出版平台的创始人王留全。

 

  王留全:大家好,我这边也有一个很巧的事情,实际上我跟俞敏洪老师有一点交集,刚才见面的时候就说,我其实以前是个出版人,我出过俞敏洪老师的几本书。

 

  我过去十年大概在出版公司做的是总编辑这个角色,出版过很多很多中国的创业家、企业家,或者管理家的书,但是我现在在北京创办一个新的公司叫赞赏社交出版平台,这两个之间的区别在于之前它是一个经营化的一个出版公司,那现在我做的实际是想能够为更多写作者、出版者和读者之间进行交流服务的平台,这个平台里面它有个创新的地方在哪里,在过去的写作中,一个作者从写完一本书到出版发行,他要经历写作、出版、渠道到读者,这个过程是按照互联网的说法叫“C2B2B2C”的一个过程,那我现在做的这个过程,是要把中间两个B怎么去掉的问题,就像现在大家看嘀嘀打车,这样互联网的创业模式。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建立这个平台之后,让一个写作者在上边发表项目,让更多的出版人在上边选择项目,之后让他们之间进行交易之后,交给他的读者,就是为一个写作者找到他的读者,同时为读者找到写作者,在这个过程中会发现整个出版的角色可能也重新分配和扮演了,同时它能够让效率提升很多,另外一个能够为出版社解决它很多原来不确定的风险把控的问题,大概我的商业模式是这样子。

 

  刚才前面几位问到了很多外部环境的问题,包括前面几位委员也讲到了很多外部的创业环境,包括俞敏洪老师当年创业和现在肯定也不同,但是我想问一个问题是什么,创业本身我非常认同俞敏洪老师说那个精神的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内求,那除了外部各种环境之外,作为一个创业者,我们在创业的第一年,有95%甚至99%失败的可能。那如果是一个创业者在创业的第一年,这个问题是说我们最应该做好的是什么,我想问俞敏洪老师一个问题。

 

  俞敏洪:又是我回答。首先是确实要冷静下来想想你这个经营的商业模式,能不能走得通,像刚才菜君说的一样,就是说得要有人帮你评估,评估的同时就给你建议了,这个商业模式不一定要大,但是它一定要走得通,走得通就可以从这个点往那个点上走,一旦比如说像我们这样商业模式走得通,你就可能就会得到投资,就会走得更远一点,所以这是第一步。第二步我的建议就是说,任何初创商业模式的设计,不要以花大钱为基础,因为刚开始不会有人给你投大钱,你要计算出来,比如说在一百万人民币之内原则上,你已经认为这件事情可以做了,已经有了基本的成功的基础,并且到外面去讲的时候就会拿到第二笔投资,还是以青年菜君为例,他最初讲的时候其实还没拿到投资,才开了一家店,拿自己的钱在玩儿,后来我们一看这个商业模式有戏,有信心继续往前走,所以他只有点上突破,像你刚才讲到你的事情,所以你要把中间两个B拿掉,第一个C就是作者,把作品怎么样跟最后一个C发生关系,并且发生这样的关系以后,还要产生一个结果,这个结果就是出版社会来抢着出这个作者的书,也就是因为他被客户评价以后评价大家都认为很好,这样可以增加作者成功的概率,出版社减少损失,否则的话他到处找作品找不着,有这么一个平台很好,但是你马上有另外一个问题也要思考解决,就是如果是两个C碰上的话,如果这个作品确实很好,在出版之前,这个版权问题怎么解决,盗版问题怎么解决,所以这个东西都是你要说清楚的,把模式拿出来,第一步发展基础就有了,所以我现在你现在先集中把这些问题考虑解决掉。

 

  王留全:好的,谢谢俞老师。

 

  白松涛:我再补充一下,我觉得你这个商业模式很好,你还可以加一个众筹的模式,就为作者提供一个出版书的费用,加这么一个模式,我想可能会受到更多作者的欢迎。

 

  王留全:刚才时间太短我没有补充,我稍微补充一下,我的创业模式其实两位老师提的问题都解决了,第一个,我实际上也是按照一定的众筹模式,在出版之前,发布这个项目,为作者找到人,提前买单,解决他原来出版社面临的资金问题或者风险控制问题,让一本书提前先找到他的读者,解决预售的问题,其实我们每一本书在出版之前,都已经实现了它的出版价值,定向衡量的价值。

 

  另外一个是什么?就是刚才俞老师讲的,我们怎么样让两个C之间发生关系,实际上我们核心的一个概念叫社交,就是我们社交出版平台,就是我们一开始发布的时候,就是用社交关系找到它的读者,找到读者之后,实际上出版完,是通过出版强化社交,就是我们更多的希望能够让一个作者,通过这种简单的低成本的出版模式,同时能够获取将来出版之后的更多的收益,所以我们能够为一个作者,赢得比传统的出版社更多的收益,同时又能保证出版社的收益,这是现在我们找到的一个商业模式。另外我们前期也是按照一个小公司开始实验的性质,在过去半年里面已经还比较顺利,发布大概二十个项目,每个项目都比较成功,还获得了不少投资人的赞赏。

 

  主持人:谢谢留全,其实每个创业者的经历我觉得也都可以做一本书,包括像我们今年的中经两会之夜这种节目,也应该可以在你这出一本书。我们下一位是女性的创业者,她可能要问我们在座的女性的嘉宾了,她是北京橙意君资文化传媒盛通彩票总经理彭宏渝。

 

  彭宏渝:大家好,我是宏渝。刚才六位和互联网创业很有关系,我做了十多年的媒体人,现在创业,做的是品牌推广,可能还是一个比较原始的一个行业。说一下我的创业经历,其实最开始没想到创业,因为我去年有好多朋友,包括一些政府企业,让我帮他拍一些片子,拍完了感觉不错,刚好几个朋友说我们自己做一个公司,我发觉这个行业有一个特点,就是很多企业或者是政府这一块,他们有拍片的需求,但是他找不到一个很信任的公司,他需要有一个中间人来做平台,所以后来我们这个公司有点像工作室的性质,我们会根据客户的需求和客户的预算,给他提供相应的匹配的方案,包括像视频的拍摄和制作,和后期的推广和发行。我想问一下在座领导,不一定非是俞老师回答,我今年35岁了,去年我们很多媒体同行人都在讨论创业,并且也在尝试着创业。但是我们经常会问的问题,就是说记者有很多资源,这些资源好像能做好多事情,但是可能那些事情跟现在比较火的什么互联网没有太多关系,一方面我们35岁的非青年人也想创业,但是不知道怎么和现在创新接轨,所以我想问一下在座的领导,对我们35岁的创业者,你们有什么样的建议?

 

  主持人:女嘉宾来回答吧。

 

  侯玉雯:我说一下,其实创业不一定是年龄大和年龄小的问题,只要你也创业,你有梦想,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要,你想把这事做成,还有再问一下,不一定是互联网,像我们也是做传统行业的,像我是以酒店为主,那么现在都做互联网了,酒店谁做?他要有互动的,我也是做的传统的行业。那么传统行业它是永远都会有生命力的,在整个创新而已。刚才那个男孩子,他除了在体验店里,去直接实体店里去用餐,还可以配送,这也是一种创新。那么我觉得你首先要问你自己,你要什么,要什么是非常地重要,你要把我的资源拿出来,我可以让它产生价值,这是你要的是吗?那么你的资源是什么,这个资源能够为你创造价值,你就可以做,不一定是传统的或者互联网的就不行,我觉得传统行业同样是永远会有生命力的,只是它哪个阶段,如果有些是制造业,这个已经不需要了的产品,那可能会淘汰,我觉得你做的这个是不可能淘汰的。首先问一下你做这个行业是不是会淘汰,是不是夕阳产业,如果不是夕阳产业,是有很大的需求,而且可以做的话,你永远是可以做下去的,只有你自己掌握到核心竞争力,你就会有市场。

 

  王晶:我补充一下吧,因为现在这个社会,主要讲分工跟合作,其实更重要的就是每一个人,因为互联网思维最重要的,它实际上最强调的是去中心化跟结点,就每个人都在互联网上是一个结点,所以你的结点能力越强,整合别人的能力,或者被别人整合的能力就越强,这是新的品牌概念。所以说在这个大的环境下,所有的人都去做O2O,但谁为他们做O2O的以后的品牌宣传,以及做视频的宣传,要有人做,所以实际上你的创业只是分工当中的一个结点,这跟年龄没有关系,这取决于你自己的能力以及你对这个行业的热爱,能不能把它做成有声有色,如果把这个行业做的很强,你就被需求了,而且你非常容易的给别人带来服务的,所以我觉得这个不是一个问题。

 

  刘月宁:我可以给你个平台,艺术这方面,我们每年有很多大量的研究生、表演专业的毕业,他们都会需求,没有一条龙的服务,现在只有一家到两家,我觉得应该有更多家来服务我们这个行业,就是我们的学生他是要毕业,但是毕业以后他要开音乐会,一条龙的,比如说广告、海报、制作、录制,其实就是你这个行业,你的品牌推广,我觉得你在我们这儿,包括我们现在的中国音乐的国际教育和海外文化传播、音乐孔子学院都需要,你可以用我们这个平台来试试你的抱负理想,然后把你的想法在我们这儿能发扬光大,我觉得这个平台很好,也希望你来。

 

  俞敏洪:从男性角度来说,首先是35岁是一个太好的年龄了你知道吗?像我们这样的男性帮助女性创业者,二十多岁的我们都不帮的,因为觉得不靠谱,40多岁觉得帮了没意思了,所以30多岁刚好,是女性最成熟,最有魅力的时候。所以一点都不成问题,而且这个创业跟你家庭都不成问题,不管你有没有结婚都不成问题,没结婚的话创业成功了再结婚,你创业不成功了继续找老公结婚,都不成问题。所以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还是做事情的切入点,比如你刚才说你拍视频,你要是什么视频都拍,你这辈子基本成不了,最后都赚的小钱,你必须专注于某一点,到底拍什么视频。比如说美国有一个女性,就在自己的自媒体上,专门拍自己怎么化妆的视频,最后越来越火,现在她已经跟美国大媒体合作,挣了好多好多钱,就是你要专做一点,比如说你就专拍中国最有魅力的男性,我做第一个。开个玩笑。就是让大家最后想到这件事情就会去看你的视频,就是找某一个点上来做。

  另外第二个建议,就是女性创业必须是相对来说做的是能够通过自己能力驾驭,能够做起来的比较轻松的事情,可以慢慢做,千万不要像男的一样,恨不得一件事情做到最后,马上就上市什么的,我觉得上市绝对不是女性做创业的这个目标,而是做到最后能够觉得喜欢这件事,轻松愉快,你看我们玉雯小妹,她到现在为止还显得那么年轻,就是因为她做的事情她开心你知道吗?而且从小的一个小店做起,也没有那么大的压力,所以从这两点出发,如果说你能把控好的话,那么我觉得你创业成功的可能性应该是非常大的,我从你的外表面相来看,也是做事情应该是比较稳重,但是又有灵活性的一位女性,所以你听我的就两点,一个是不要做大,第二个是专注,而且这个专注不是我就拍视频,这个不是专注,这个视频太多了,你拍什么视频,关键是。

 

  刘月宁:我说一句,我们现在做的中国音乐文化就是海外传播,其实我觉得你可以加入到我们这个队伍来,因为是一个新的事业。中国现在经济排在第二,现在我们逐渐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我们文化的软实力,其实这是个很好的切入点,而且音乐、艺术,也是非常有共鸣感的,有凸显度的这么一个行业,所以未来这是比较好的一个发展方向,其实我觉得。

 

  白松涛:不好意思,我还想补充一句,35岁也还是年轻人,也还是我们共青团组织年轻人服务的对象,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您看上去要比35岁年轻的多,第三点我们也有七八十岁在传统产业创业成功的案例,比如说种个橙子是吧?所以要有信心。

 

  刘月宁:其实不在于年龄,是爱好,是热爱,确实是,是一种兴趣。

 

  主持人:还能进中青院吗?

 

  倪邦文:可以考研究生。

 

  主持人:可以考研究生。

 

  倪邦文:中青院随时随地,我觉得就是不分年龄,可以上学可以教书。

 

  主持人:好,谢谢。你看这么多这个嘉宾都支持你,我觉得宏渝,你这个产业做大了,是不是把我们网站的生意都得抢了?

 

  彭宏渝:我想说一下,我以前是做文字记者的,现在我们感觉以后的传播应该是从文字到视频。谢谢各位美女领导,以及妇女之友,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谢谢宏渝。我们最后一位创业代表,是云鸟同城配送的何晓东,来,晓东。

 

  何晓东:各位嘉宾好,很有幸能够今天来到这里,总理在两会上提到一句话,我是特别留意了,说把线上到线下的新兴经济体搞得红红火火,有这么一句话。

 

  那么我做的是和老百姓生活,包括国计民生最密切的一个行业,是物流行业,但是我恰恰又是一个互联网人,我们是目前国内第一家,用招投标的方式来解决所有物流同城配送问题的一家互联网公司,我们主要服务于企业端,然后我们在配送端整合的是社会上的所有的闲散个人的中小的物流的配送车辆,然后我们通过招投标的方式,来满足所有这些同城货运或者配送企业的配送需求。

 

  我们的几个特点,的确是为社会创造了很大的价值,第一方面我们平均就能够把社会上的配送成本降低20%到30%,这是很大的一块成本的节约。另外我们用互联网的方式还带来了最有利的情况是我们能够把运力资源碎片化充分利用,那我举一个北京这边的例子,比如说北京这边大概有20万辆左右的,在同城内货运的车辆,但是根据我们的统计和分析,其实它实际需求量大概在六到七万辆,就能够满足整个北京城每天的配送需求了。那为什么需要20万辆呢,因为信息不对称,造成了大量的人员和资源的浪费,也造成了道路的拥堵等等一系列的社会问题,那么我们这个项目的出现,就是希望既能够降物流成本,又能够充分的发挥社会上的所有运力资源的价值,来解决环保也好,交通拥堵也好这方面做出一定的贡献。

 

  因为我们公司成立时间并不长,2014年10月份成立的,目前主要看,这是一个很新的模式,我感觉未来,可能它会碰到一些政策的盲区,比如说嘀嘀打车快的,他在搞专车,他会觉得这个车定义为黑车,我们在做这个概念的时候,也会发现有些企业在定义我们这个平台的时候他搞不清,你到底是第三方物流公司还是什么,在过去的话是没有这样的经济体,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是整合这些运力资源的时候,很多时候实际我们发现市场的需求在同城来说大部分的运输车辆,都是面包车、金杯车为主的,但是这些车辆它又不一定符合整个货运的相应的手续要求,这又是一个盲区,所以这个可能在未来,我觉得我们会碰到这些问题。

 

  主持人:遇到政策盲区怎么办?

 

  俞敏洪:没关系,先做,做完了政府没办法了再来帮你解决。

 

  主持人:倒逼政策是吧?

 

  何晓东:我觉得俞老师这句话就是我们目前的做法。

 

  俞敏洪:一定是这样的,因为新的经济体,国家不可能预先设定任何政策,因为它还没有起来,但是只要起来了,发现这个经济体本身它是为社会带来好处,政府一定会相应的政策慢慢就会配套出来,所以你不用担心政府会把滴滴、快的、易到打车会取消,它只会进行规范,你这个也是一模一样的。

  何晓东:对,因为我们这个领域也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俞敏洪:所以你不用担心,创业者最重要的是大胆,只要大胆往前冲,只要不进监狱就可以。

 

  主持人:还是要相信政府。

 

  何晓东:放心好了,我们的速度已经够快了,谢谢。

 

  王晶:政府现在有个新的说法就是法无禁止皆可为,所以现在没有规定你不能做,你可以赶快做。

 

  何晓东:是,的确是一个盲区,谢谢。

 

  俞敏洪:什么金杯车,什么昌河车,根本就不是你的问题,你在做这件事情本身,这个现象就存在了,只不过是零散的,现在你把它统一起来了,反而政府好界定这件事情,并且来帮助你制定政策了,充分相信政府的力量。

 

  主持人:好,谢谢,我们今天也有一些记者朋友来到了现场,我们抓紧时间给他们留两个提问的时间,哪位记者想提问,围绕创业创新的话题。哪一位。

 

  新京报:你好,我是来自新京报的记者经济部的郭永芳,我想问俞老师一个问题,俞老师有自己的天使投资,您投资的一些标准,值得您投资,看哪几方面。

 

  俞敏洪:简单来说,投资人投资都看三个方面,一个看趋势,这件事情本身未来趋势能不能长久得下去,比如说像吃饭,为什么我们要投,因为人再牛也不可能不吃饭,所以这个趋势并不一定非要是现代高科技,高科技当然是一个趋势了,只要是活着的人他总会用到的东西,用到这个东西而且还可以升级,比如高科技,原来吃饭到饭店坐下来点菜等着,现在可以用手机先点完菜到饭店,这个饭已经在那等你了,我觉得这就是带来的新的发展方向。第二个就是看人,人靠谱才行,什么叫人靠谱?这个话真不太好说,有的时候就是一面之缘,你看上了觉得这个人靠谱,其实他不一定靠谱,我选新东方管理者都是这样的,三分之一的管理者可能选的并不靠谱,但是你也只能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对他跟你聊天以后的判断。第三个要就是投他商业模式,如果这个商业模式讲出来确实真的很好,而且非常有新意,你觉得即使这个人不靠谱一点,只要商业模式靠谱的话,也有可能投,因为不靠谱的人通过你的努力,就是跟他交流,他可能慢慢会变成靠谱,但是总而言之是三靠谱,就趋势靠谱,人靠谱,商业模式靠谱,然后我们就会投,大概这是投资者,基本上是共性。

 

  主持人:像博文原来就应该是靠谱的老师吧?

 

  俞敏洪:他当老师比较有个人魅力,但有个人魅力的老师并不一定是靠谱的做生意的人,但是我觉得他有可能也能做出来,因为他对业务本身非常的了解了。

 

  主持人:还有哪位记者,最里面那位穿黑衣服的男士。

 

  团中央中国青年杂志:各位委员代表大家好,我是来自团中央中国青年杂志的,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白委员,现在我们谈创业,政府工作报告谈的是大众创业,现在我们好像大家一说创业,都集中在三新领域,或者说互联网领域,因为这个也是一个很大的热点,我想请教白委员,从我们现在区委团区委工作角度来讲,我们是怎么来支持大众创业,特别是广大没有机会进入到互联网行业中,没有技术资源的这些青年人他们的创业,以及今后我们会在这方面会做哪些工作?谢谢。

 

  白松涛:谢谢,首先有一部分人对创业有一个误区,因为创业就是高科技、大数据、云计算,一提就是创业,但实际上我认为不是,比如说我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联系的一个农村青年,他种西瓜的,别人送他一个美称,叫西瓜王子,去年我就问他,我说你种西瓜,一年有多少利润?他说谈钱不好意思,反正一年怎么也挣两三辆宝马吧,我一听很惊讶的,种西瓜能种出两三辆宝马的利润出来,很不容易。所以说我们关注的创业,不仅仅是高科技、大数据、云计算,我们同时也关注那些传统的,比如说农业的特色种养殖,还有社会青年,比如城里一些青年开个服装店等等,都叫创业,都是我们关注关心和帮助的对象,所以我们全方位去尽我们自己所能,去支持他们,而不是偏重于大数据、云计算。

 

  主持人:还有要提问吗?最后那个。

 

  第一财经广播:各位代表委员好,我是第一财经广播这边的记者韩星,我有一个问题问一下俞老师,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创业提了13次,而且他也有一个观点,提到了互联网+的概念,就是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还有大数据和现代的制造业一起相结合,我想问一下,应该说政策背景鼓励创业,同时也有一定的指向性,我想问一下俞老师,三次创业的话,你会选择什么领域?

 

  俞敏洪:其实这个指向性只是一个举例,它并不是说一定要往哪个方向走,其实它描述的是一个大势,就是未来任何行业,都是必须要跟大数据、云计算、平台在一起的创业,实际上它是一个未来商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对于我来说,我这两年所做的事情,就是如何把教育领域和移动互联网这个时代结合起来,也包括应用了很多大数据,应用了很多云计算这样的方法,未来如果说让我再选,清零,我重新选的话,一定还会选教育行业,第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我对教育这件事本身很热爱,第二我觉得不管它高技术多么发展,教育一定是一个人与人之间交流交往最密切,并且也最能影响人的行业,它可以通过面对面,也可以通过线上。第三个教育这个行业是最能够完美的结合O2O的,不管从Online To Offline,还是从Offline To Online,现在的发展方向更主要是Offline为主,完了向Online方向发展,最后两个最完美结合可能是教育领域,某种意义很像是影视领域一样。五六年前当时王健林在建万达影院的时候,大家说不要造,因为以后没人看电影了,视频上看太方便了。后来最后的结论是一定要造影院,为什么呢?王健林说,他说没有人能够取代两个年轻人手拉着手到电影院,在黑暗中间看电影的那种精神享受,以及在黑暗中还能做点别的东西的这种冲动,我觉得描述的很直白,但是真的很好,就是教育领域也是这样的一个领域,没有任何纯粹线上的东西,能够取代老师和学生面对面的时候,对学生和老师所带来的交流和冲击,和他们互相之间在精神层面的影响。我觉得这是一个最好的未来能够把移动互联时代和人的精神关系结合起来的领域,而我对这个东西恰恰是非常感兴趣的,谢谢。

 

  主持人:谢谢俞老师,今天我们到现场来了有六位代表委员,实际上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关心创业创新的代表委员非常多,有几位因为时间原因,没法到现场来,他们也有话对我们说,我们看一个一分多钟的小短片,他们有些什么样的观点要分享给我们。

 

  (播放小片)

 

  主持人:刚才听到朱军老师熟悉的声音和祝福,感觉不禁要潸然泪下的感觉,应该说咱们创业的路上确实有笑容也有泪水,今天我们请到了几位代表委员,跟我们一起来就创业创新发表了观点,我们一些创业青年代表也跟我们分享了他们创业的故事,其实在我们身边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故事,他们可能并不是很惊天动地,但是在我们看来,都承载着一个个非常了不起的梦想,走向创业之路的时候,我们原因可能各不相同,但是我想目标基本是一致的,在实现个人价值的同时,也为我们的社会创造更多的价值。最后,让我们祝福所有的创业者,创业之路都能够走得更好、更快、更稳!

 

  好,本期《中经两会之夜》到此结束,感谢各位代表委员的光临,感谢各位创业者的分享,感谢各位媒体朋友的支持,我们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中国经济网,传递有价值的信息,我们下期再见!

盛通彩票官网 盛通彩票登陆 亚洲彩票平台 亚洲彩票注册 盛通彩票app 六合在线 优优彩票 六合在线 亚洲彩票app 六合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