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专家:中拉“谈恋爱” 美国着急也白搭

2015年01月13日 07:30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所长吴洪英做客“中经在线访谈”节目。中国经济网记者裴小阁 摄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副研究员孙研峰做客“中经在线访谈”节目。中国经济网记者裴小阁 摄 

  中国经济网北京1月13日讯(记者 林秀敏)“中拉走近就像男女之间谈恋爱一样,是一种相互的吸引。对中国来讲,拉美物质资源丰富,应有尽有,而且拥有约6亿的人口,GDP接近6万亿,是一个庞大的消费市场。另一方面,拉美地区需要中国的投资和市场,还有一些生产要素,比如能源技术。中拉双方都有各自的比较优势,相互吸引,才能走到一起。”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所长吴洪英在做客中经在线访谈时指出。

  中拉论坛首届部长级会议1月9日在北京闭幕,会议通过了《中拉论坛首届部长级会议北京宣言》、《中国与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合作规划(2015—2019)》和《中拉论坛机制设置和运行规则》三个重要文件。中国经济网特别邀请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拉美所所长吴洪英和该所副研究员孙研峰做客中经在线访谈,对网友关心的问题做些解读。

  中国与拉美关系加速发展 

  自1960年中国与古巴建交以来,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关系已经过50多年的发展。“中拉论坛的成立,是过去50年,尤其是最近10多年,中拉关系发展的一个结果,一个丰硕成果的体现。多年来,中国在拉美精心经营耕耘,终于开花结果,形成了一个大的集体性的合作。”孙研峰说。

  目前中国已经是拉美地区第二大贸易伙伴国和第三大投资来源国。吴洪英指出,中拉关系的快速发展,先前以双边关系为主的合作机制,已经难以满足现实的需求。2012年12月,拉丁美洲国家和加勒比共同体的建立,为建立中国与拉美共同体的合作机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前提。

  除了贸易和投资方面的互相吸引,吴洪英认为,中国和拉美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都面临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和国富民强的使命,因此“志同道合”。

  孙研峰补充说,中国和拉美都处在南南合作的大框架下,从目前国际新形势看,中国与拉美的合作非常具有战略意义,“我们要为发展中国家获得更多的话语权,发展中国家在国际政治舞台、国际经济舞台获得应有的一个地位,在这个角度来讲,中拉合作也是非常重要的。”

  美国仍是拉美国家重中之重 

  由于历史和地理上的因素,长期以来,美国将拉美国家视为自己的“后院”。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1822年,当时美国总统门罗为了抵抗欧洲对拉美的影响,提出“门罗宣言”。“门罗宣言”里最有名的话就是“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从那以后,整个拉美地区的政治经济就受到美国深刻影响。但在19世纪初,尤其是二战以后,拉美国家纷纷建立民主国家,不断争取民族独立、联合自强。现在的拉美已经不同往日,但美国仍然是拉美国家第一大贸易国和第一大投资国。

  除了经济方面,在安全上,美国主导着美洲国家组织;在外交领域方面,很多拉美国家仍以美国“马首是瞻”。“我们应该看到,美国跟拉美之间有传统意义上的考虑,同时也有现实利益的存在。”吴洪英说,一个稳定的、繁荣的、发展的拉丁美洲是对美国强权、政治霸权的支撑。

  孙研峰指出,拉美国家对于美国的内政也存在至关重要的作用。拉美国家的移民、扫毒、地区安全、洗钱等问题与美国的内政密切相关。另外据统计,大约到2050年,拉美裔的移民将占美国人口一半以上,到时拉美人的倾向将对美国大选产生直接影响。

  “最近美国与古巴改善关系,美国加强与中美洲的安全合作,其实更多地反映美国内部这种拉美移民在对美国政治的一种影响和干涉。我们未来也可以想象,随着拉美人在美国内政,或者在选举中力量的扩大,拉美一体或者拉美的呼声,可能对美国的影响更大。” 孙研峰说。

  美国对中拉关系“醋意”已解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中国“走出去”战略使中国在拉美的影响力和承载力迅速升温。尤其在经济领域,中国在拉美的影响力让整个世界感到吃惊。现在中国在拉美的影响力早已今非昔比。

  与此同时,中国与拉美国家拉近关系必然刺痛美国的神经。国际上,不时传出“中国要取代美国在拉美的位置”的声音,也有不少外国媒体认为,美国对中拉关系醋意很浓。事实上,这是好事者多虑了。

  “自从2006年,中国跟美国建立了关于拉美事务的对话机制以后,两国定期沟通,双方交流各自在拉美地区的发展思路,美国官方对中国在拉美的影响,开始有一个比较理性的、客观的认识。”吴洪英说,保持拉美地区经济发展、社会稳定,是中美在拉美的一个共识。

  孙研峰指出,美国对于中国企业进入拉美经历了几个过程,从猜疑、担心,到现在默认,甚至现在有时候愿意与中国合作,这反映了美国对中国实力壮大无可奈何的承认,“另一方面我们也得承认美国在拉美的利益存在。”

  政府为中国企业走进拉美“搭台铺路” 

  “我们要共同努力,实现10年内中拉双边贸易规模达到5000亿美元、中国在拉美地区直接投资存量达到2500亿美元的目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拉论坛开幕式上提出的这一目标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对此,吴洪英指出,中拉合作前景广阔,蕴藏巨大商机,但中国企业进入拉美国家时必须考虑到该地区的多样化和复杂性。中方中标的墨西哥高铁项目被墨西哥政府取消就是拉美地区政治经济复杂性的一个体现。

  “针对不同国家、不同项目,甚至是不同阶段,都要有不同的预案,一定不要看到在阿根廷成功了,也许在墨西哥就能成功,其实有时候情况是千变万化的。”孙研峰在谈到墨西哥高铁项目时指出。

  吴洪英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借助中国政府跟拉美当地政府的支持,中国企业走进拉美将更加顺利。国际环境纷繁复杂,中国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面临很多风险,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模式为中国企业走出去“铺平了道路”。

(责任编辑:袁志丽)

精彩图片
亚洲彩票app 盛通彩票网 乐盈彩票平台 乐盈彩票APP 亚洲彩票平台 亚洲彩票注册 六合在线 盛通彩票网 盛通彩票 盛通彩票官网